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只向丑陋劈利剑,不为世俗唱赞歌!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贵得师  

2016-11-07 09:30:03|  分类: 从教之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贵得师

文/木兰沙柳

  


【原创】文贵得师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给你什么样的平台,你就有什么样的发展。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读书、教书,做教学管理,在学校里走过了五十多个春秋。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在农村当教师很不容易,中小学教师必须人人是“全才”,因为他们必须文理皆通,唱画全能,能胜任全科教师。就连条件稍好的农村中学,明明是在分科教学,有的老师往往也要兼教几科。我读高中时的语文老师还兼教英语课,同时还兼任我的班主任,他就是来自天津的王玉明老师。高中毕业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王玉明、陈大成夫妇调来穷乡僻壤的黄土坎中学执教,是我们那个乡那一茬五十多初中毕业学生的幸运。每当铺就稿纸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我总是想起扶我起步,为我搭建平台的恩师。

 历数我的语文老师,小学的,中学的,尤其是高中的,若用现在的教育理念来衡量,他们的教法都应该是不合格的。

 在我学生时代的记忆里,最典型的是,语文老师经常要求我背书、写日记,尤其是让我背诵大量的古诗文和现代作家的散文,教我摘抄了一本本的名言名句,教我将一篇篇文章大声地诵读,教我把一段段优美的文字认真地抄写,教我抄下黑板上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教得很卖力、很原始、很基本、很纯粹。

 高中毕业因为没有恢复高考,我空怀满腔壮志,只好回到我所在的生产队务农,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二年以后,我竟然也成了中学代课老师。于是,我也模仿我语文老师的那样要求我的学生,从写字抓起,卖力地教,一言一行给学生做表率,承传了王老师夫妇的工作作风和处世风格。

 我任教期间一直后悔,为什么一不小心也成了语文老师。

 语文老师不要说兼教多科,多数语文老师还要兼任班主任,这是不争的事实。除了语文课的备教批辅,还要指导作文、批改作文,批阅学生的周记、日记之类,整天跟写字纠缠不清。汉文字的形状接近、一字多音、一音多字的特点,就决定了中国特色的错别字“野火烧不尽”。后来我离开了课堂,调学区总校做督导工作,更多接触了教育主管部门的文件和政府文件,偶尔也发现同音错用、张冠李戴的现象,才体会到消灭错别字是如此之难。教书那阵子,可真的难为了那些孩子。可能只有当了老师才知道,纠正学生的错别字就像薅庄稼地里的杂草,怎么薅也薅不绝一样。每当自己手里有忙不完的工作,还要下去家访时,真后悔为什么当了语文老师,还因此成了班主任!仔细回忆,当时好像是德高望重的老校长递给我一本语文教科书,交代了一句“你上学语文学习不赖,就教语文吧”,这就是给我的工作分工,同时也“宣判”了我终身发展方向。

 我感激、佩服我的那些语文老师,尤其是我的高中语文老师。他和他们不但要忙于至少两个主科备、教、批,辅,尤其还要不厌其烦地开导启发象我这样笨得“灵透”的学生,还有应付个别学生的故意捣乱。

 记得,我有时就爱耍点小聪明,弄个恶作剧,弄巧成拙地气老师一回。一次英语课的平时小测,有一道题是英译汉,考试过程中,我问监考老师:万寿无疆的“疆”字怎么写?王老师明知道“译汉”的汉字中没有那个“疆”字,又没有理由不告诉我,于是有些迟疑地写在黑板上。这次使坏,真的把不少同学引到邪路上去了。因为“毛主席万岁”与“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英语写法容易混淆,老师在讲授时重点强调过。在卷面分析课上,老师说:我就知道他问一个“疆”字,就会有人上当。结果教室里哄堂大笑......

 有一次,王老师教我们写一篇农民劳作情况的调查报告,这篇占用了我半个作文本的作文,我是这样开篇的:“我们排着队,背着行李唱着歌向目的地进发。当我们汗流浃背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农业学大寨’的红旗在成家窝铺上空迎风飘扬”,以此点明我们的目的地,又暗指那里是“农业学大寨”先进单位。作文被老师传遍全班,遭到当众朗读,给了我极大的内心震撼。学校搞“小将上讲台”活动,王老师手把手教我板书,教我讲课,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他把我也教成了教师。现在想想,包括王老师在内的语文老师真的很伟大。凭良心说,我的师范、大学专科读了四、五年,都没见长多少出息,倒是突出了强烈的功利色彩。读师范是为了把“代课”这个泥饭碗换成铁饭碗,学专科则是评中学系列职称之必需。虽然也遇到了一些尽职尽责、点石成金的好老师,可惜我肩负工作、生活两副重担已无心向学。毫不夸张地说,到现在为止,我的这点文化水仍然是在吃高中的老本。

 老子说:“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我教书、创作的经历,真的应验了这句古话。

 我刚参加教学工作时也曾经同时兼教过初中语文、政治、代数、几何,物理的力学、电学,还有初中化学的“化学元素”和“化合价”等部分内容(那时,我们使用的是省编教材)。直到二年多之后配齐了数理老师,我才只兼教了政治、语文,再后来就专教语文课并兼任班主任。教了些年的中学语文课,自己的功力还真的有所成长。写点小东西逐渐地在老校长那里挂了号,而老校长以校为家、植树育人、绿化荒山两千亩的业绩也逐渐扬了名。学校的一些文字材料、经验介绍之类开始由他起草,我誊写、抄写,从照抄到改写,我也渐入境界。后来是参照原有材料编创,再到后来居然署名作者登上了《教育报》,还被聘为教育报业余通讯员。先写经验材料,后改写人物通讯。到总校后,总校长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清正廉洁的人格力量,感染着每一个身边人,我的创作土壤更深厚了,竟然也发表了几篇“豆腐块”。退二线之后,在网易博客上写了散文、杂感几百篇。有一个我刚从教时的学生,出版了自己的专著。她发现了我的博客,还慷慨解囊帮我出版了博客散文集《沙柳摇风》。之后,我被聘为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协会员,在“现代作家文学”上发表了几篇散文、杂文之类。追根溯源,我的创作在一定范围内被认可,这大概也是得益于我那时的语文老师教法“不合格”,亦或是“教得很卖力、很原始、很基本、很纯粹”吧。

 有个曾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的清初的思想家叫唐甄,他写了一本政治哲理书,书名叫《潜书》,里面有一句话说“学贵得师......”,我“乡中文凭,副高职称,作协会员,文法欠通”的经历告诉我,我的情况是文贵得师。尽管这样说了,我还犹豫着能不能写上老师大名,唯恐因此损害了老师英名。老师,这个学生就这点儿出息,让我拿什么回报您!

 我时时怀念我的语文老师,是他和他们,是老校长们,给了我一个发展的基础和平台,引领着我走上教育之道,并且,教我逐步探索创作之道。我对恩师的感激之情,哪是一句“谢谢”所能承载的!谨以此文追溯那夙夜难忘的岁月,表达我没齿难忘的情怀吧!


【原创】文贵得师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这是2015年7月,我们请回了退休在津的语文老师、班主任王玉明,在黄土坎母校合影。学生都年过花甲。老师长我们一旬。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