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人生苦短,何必表演; 随心随缘,顺其自然!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谁“恼”了谁?  

2013-09-28 10:02:12|  分类: 人生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恼”了谁
    ——再赏苏词《蝶恋花》
 木兰沙柳
                       

        这几天,心里总冒出这句“多情反被无情恼!”,说不出什么原因,理不出任何头绪,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于是找来了苏轼的《蝶恋花》,多角度重新品味,想从中体会古人借诗言志的心路轨迹。现在我把这首词抄写在这里,与朋友们共赏。

                                                                           《蝶恋花》

                                                                                   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②,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③。

     我“网”了一回传统的赏析,一般都是这样赏析苏轼的《蝶恋花》:

    上片写春光将尽,伤春中隐含思乡情怀。

     首句“花褪残红青杏小”,既点明春夏之交的时令,也揭示出了春花殆尽、青杏始生的自然界新陈代谢的规律,虽是写景,却仍蕴含思理。“燕子”二句,既交带了地点,也描绘出这户人家的所处环境,空中轻燕斜飞,舍外绿水环绕,何等幽美安详!“人家”二字,为下片的“墙里佳人”的出现,作了暗示和铺垫。“枝上”二句,先抑后扬,在细腻的景色描写中传达出词人深挚旷达的情怀。柳絮漫天,芳草无际,最易撩人愁思,着一“又”字,说明自己谪居此地已不是一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表面似乎只是说天涯到处皆长满茂盛的芳草,春色无边,实则化用《离骚》“何所独无芳草兮,又何怀乎故宇”之意,说的是只要随遇而安,哪里不可以安家呢?“我生百事常随缘,四方水陆无不便”(《和蒋夔寄茶》)。在后来的贬谪海南时期,作者又高唱着“日啖荔支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食荔支二首》其二);“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均是表达在思乡的伤感中蕴含着随遇而安的旷达情怀。

    下片抒写闻声而不见佳人的懊恼和惆怅。

    “墙里秋千”三句,用白描手法,叙写行人(自己)在“人家”墙外的小路上徘徊张望,只看到了露出墙头的秋千架,墙里传来女子荡秋千时的阵阵笑声。词人至此才点出自己的身份是个“行人”,固然是指当下自己是这“绿水人家”墙外的过路人,但也有着“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临江仙·送钱穆夫》)的含义在内的。上片的“天涯”如果是隐指惠州远在天涯海角,则此处的与佳人一墙之隔而莫通款愫,不也是咫尺天涯吗?尾二句是对佳人离去的自我解嘲。行人自知无法看到墙内佳人的身姿容貌,只想再驻足聆听一会儿,孰料佳人此际已荡罢秋千离去,尚不知墙外还有一个多情的行人,这怎不令人懊恼呢!此二句极有理趣,是佳人之“无情”,乃因不知有墙外“多情”行人的存在,而世间带有普遍性与必然性“人世多错迕”之事,又何止此一件呢?词人一生忠而见疑,直而见谤,此际落得个远谪岭南的下场,不也正是“多情却被无情恼”吗?作者嘲笑自己的多情,也就是在嘲笑那些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公的命运,在笑一切悲剧!

      我自有不敢苟同的观点。意欲以一己之洞见,再赏苏词于一斑:

      苏轼的这首小词工巧清新,历来被读者所喜爱。可以说构思新巧,奇情四溢。写景、记事、说理自然,寓庄于谐,语言回环流走,风格清新婉丽。此词在旨趣上与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相近,均是用“香草美人”的手法抒发自己在政治上的失意心情。然而苏词在悲苦失意中又含蕴着乐观旷达,同时兼备任劳任怨,守土有责的坚守精神,甚至可以不被人重用,贬庶南夷却无怨无悔,这种精神是贺词中所没有的。苏轼人格和作品的魅力,以及悲中取乐,含辛茹苦的心情已见一斑。

     作者发出如此深长的感慨,那“无情”之人究竟撩拨起他什么样的思绪呢?他在牢骚什么呢?我以为:“无情”人的离去,主要勾起他对美好年华如水逝——“声渐悄”的惋惜,是对君臣关系的类比和联想,是抒发他华年不再的感慨。也不排除他是对人生哲理的一种思索和领悟……

     作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让读者去回味,去想象。这虽然是一首感叹春光流逝、佳人难见的小词,但是,词人的官场失意和旷达的人生态度于此亦隐隐透出。当然,这隐隐透出的才是这首苏词所要表达的主旨。

     行笔至此,又忆起唐伯虎的一首诗:

     我欲将心向明月,       

     谁知明月照他方,       

     落花有意随流水,      

     流水无心恋落花,       

     自古多情空余恨,        

     无情反被多情恼。

     老苏说“多情却被无情恼”,小唐却说“无情反被多情恼”,到底是“多情”的恼了“无情”的,还是“无情”的恼了“多情”的呢?到现在仍然无人能说清道明,这大概就是一道永远无解的“方程式”。

     我肤浅地认为:情为何物?正因为“情”直叫人生死相许,“情”才是无底深渊,“情”才是烦恼之源!“情”曾经难倒过“一代天骄”、盖世英雄!情也曾让帝王舍弃“江山”。如果不是因为“情”,也就不存在苏、唐的谁“恼”谁的争论了。小唐身后留下许多风流韵事,算是把“情”品透了。“自古多情空余恨”,是小唐倜傥一生的结论吧!说得不无道理。为情所困,为情所扰,自作自受,活该!

       那老苏倒是很会“借情说事”,他巧用乐观旷达来表现自己的“穷困失意”,借以突出自己的人格魅力,不失为一位借“情”抒情的高手。世人应该能够体会到苏轼的一生潦倒的“皮笑肉不笑”吧!词人一生忠而见疑,直而见谤,倒落得个远谪岭南的下场,这样的人生遭遇是官场普遍性中的一个个例,属于特殊性。而作者就是巧妙地运用特殊性来表现普遍性的。因此,苏轼又是一名哲人。

       老苏呀,让我怎么评价你呢?既然看透了总是无情“恼”多情,自己又何必“多情”呢!另外,到底是谁“无情”呢?人家美女荡秋千玩累了,“声渐悄”了,扫了你这个无所事事的闲官的雅兴,把你“晒”在“墙外”兴犹未尽,她们失礼了?你这边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好像是你自作多“情”了吧?!人家姑娘家在这“花褪残红青杏小”的季节玩一回春游,荡一回秋千,难免香汗淋漓,有说有笑自是难免的,有说有笑应该属于“多情”吧。耍够了,尽兴了,要回闺房也是很正常的,不存在“恼”的问题。倒是老先生恼了人家“声渐悄”吧!因为看不见了“佳人”,听不见“笑”了,就满腹牢骚,也未免太“无情”了吧?到底是谁“恼”了谁,听听牢骚不就知道了吗!再说了,明明知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又何必“恼”人家“声渐悄”呢?或许,你老先生还期望着有一枝“青杏”出墙来?

       空怀一身嬉笑怒骂绝技,专写一些感伤倒牙的东西!

       抱怨命运之不公,只能“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西江月》),“北望”皇帝的一纸诏书?还要继续“摧眉折腰事权贵”?!叹息“世事一场大梦”,也只能“看取眉头鬓上”,希望“大梦”醒来是早晨?;

       感慨文人失意,尚乐于“为五斗米折腰”!

       呜呼,相较而言,苏老远远逊色于陶渊明先生的骨气!

                                                                                                                 

                                                                                                                          2013.9.28

                                                                            

【原创】蝶恋花 苏老恋“笑”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