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只向丑陋劈利剑,不为世俗唱赞歌!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读社会 品人生 留师痕  

2013-07-05 06:30:51|  分类: 从教之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社会 品人生  留师痕

                                                                                    —— 生日散记

                                                                                原创  木兰沙柳

 

【原创】读社会 品人生 留师痕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回首走过的为师历程,有苦有乐,有得有失,有拼搏,有奋斗,有成功的喜悦,也有挫折的苦恼。 回望身后路,感觉好有一比,那就是“应似飞鸿踏雪泥”。为师一生,可以说,把毕生献给了教育,也在人生的雪地上留了些许痕迹——权且叫做师痕吧。

 时光荏苒,岁月流年,甲子只在挥手间,往事如烟成昨天。一周轮回,已经在我喜怒哀乐间蹉跎而过。人,在光阴的长河中,不过是一个一闪即逝的匆匆“流星”,不管是显赫一时的名人,还是默默无闻的草根;不管是积德行善,还是作恶多端,最终都躲不开时间的淘汰,这是自然规律。“岁月催人老”是最公平、最残酷的客观规律,从来不会因为人的善恶而区别对待,别看有的人动辄求上帝保佑,就连被众人高呼“万岁”且遍寻天下仙丹妙药想长生不老的秦始皇也未能幸免。应该说:岁月不饶人,我也未饶岁月。

尽管我自认为还保持着年轻、平和的心态,无形中还是与时代有了天堑般的鸿沟。比如,吃饭时,一颗花生豆滚落地上,我会当着孩子的面捡起来,吹一吹放进嘴里吃掉,还要告诉孙辈们,丢掉就是浪费!年轻人往往不能接受我这样的行为习惯,更不认可我的思想观念。因为他们在外面耳濡目染的与我的说教大相径庭,他们按照我的教导为人处事,也有时行不通。也许在他们看来,我很迂腐。我知道,这就是两代人的距离。我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我所品尝的酸甜苦辣,我所体验的人情冷暖,与我的老师课堂上的“只有社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为人民服务”云云教诲更是大相径庭。

一九七二年春节前,我高中毕业了(那时是春季招生),马不停蹄地接任了乡亲们早就为我准备好的生产队会计一职。接账时我就发现:社会现实距离“课本”描绘的是那么遥远。明明在实物账上写有一万多斤“储备粮”(当时正在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备战备荒”),可是库里却颗粒未存。我十分不理解,非常固执地坚持要看到粮食,不然就不接账。当时,一个读过书的“地富”子弟背着人说了一句让我似懂非懂的话:“如果谁对社会上的事儿象算算术那样较真,那他就是个书呆子”!话虽不多,却给我上了严肃的一课,让我感觉我在社会上还是一个任嘛不懂的孩子。社会就是一门科学,就是我只听人们经常提起却未曾谋面的无字书。我自认,我是出了那个学校校门,又进了这个社会“大学校”。

一九七五年我当上了每天一元工资的代课教师,直到一九八一年我考入师范“镀金”。一九八八年暑假后,我送走了最后一个初中毕业班,调进总校任督导员,离开站了十三年的讲台。在总校,一个偶然的机缘,我开始接触并研读如水山人所著的《糊涂厚黑学》。

“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成功只会给那些善于自我保护的人”、“正如运用黑心不可能不运用厚脸一样,运用厚脸亦不可能不运用黑心”,这些开门见山的警句就把我打入十里云雾。无奈人的本性难移:我的手段不够狠,我的脸皮不够厚,我的心肠不够黑!读来读去,“厚黑”没学好,倒被“糊涂”了。就这样庸庸碌碌,浑浑噩噩,勉强维持温饱,无为蹉跎岁月。因为悟性不佳,花甲之年了,我也没有练就“厚黑”功!

这个世界,人分三六九等,情分薄厚冷暖,味有酸甜苦辣,知人知面不知心。千万别相信“人人平等”,千万别相信“劳动致富”,千万别相信“都是为人民服务”!

上小学的时候,我记忆的世界是黑白照片,除了黑就是白。看小人书(连环画)、看“样板戏”,幼小的心灵里只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分为好人和坏人。等长大一点儿,我“聪明”地发现那些文学作品中塑造的所谓的坏人,个个都长得贼眉鼠眼、人模狗样,或者说都是一些鬼鬼祟祟、形象猥琐之辈,经常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搞破坏,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青松岭》里的“阶级敌人”钱广撺掇孙福“罢”了社会主义的“工”,那钱广就形象不佳;还有《红灯记》的叛徒王连举、《白毛女》的走狗穆仁智、《红色娘子军》的南霸天、《智取威虎山》的栾平、《杜鹃山》的温启久等等。好人多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一表人才,“光彩照人、英姿飒爽”,或者象杨子荣、郭建光那样。他们一开腔,说得字正腔圆,冠冕堂皇,好听动人。他们一出场,我们没有不“胜利”的,好人坏人一看一听便知。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打倒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几天的功夫,举国上下大多数“官”都走“资本主义道路”了,统统“靠边站”,被红卫兵夺了权,专了政,当权派全成了“坏人”,我的父亲——一个生产队长也没能“漏网”。

市场经济以后,权力也有了市场。随着通货膨胀,权力价码见涨,百炼成精,就像脱缰的野马,严重失控、失衡,成了一部分占有者发家致富的“祖传秘方”,权力成了权贵的取款机。于是,没有好处不作为,得了好处乱作为,而且,这种现象大有逐年向基层实权派蔓延之势。“腐败”一词,媒体使用频率剧增。十八大后,党中央挥起反腐败的大“网”,结果,“网”住的什么刘志军、刘铁男等都是原来“冠冕堂皇”、“光彩照人”的“好人”。按照“阶级斗争”的观点分析,才知道他们原来是“隐藏很深”的“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坏人”。已经公开的反腐案例证明,凡腐败的没有一个普通百姓。但是,最让人可怕的是开始全民腐败了!道德滑坡、信仰丢失,十亿人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男女老少垒“长城”,大街小巷斗“地主”。让人不解的是权力成了腐败的代名词!好在有良知的仁人志士发明了“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苍蝇老虎一起打”等等招数,把反腐败提到“亡党亡国”的高度来认识,真的让老百姓重见了希望。要是在过去,打死我,我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些“仪表堂堂”的“公仆”竟然成了“坏人”。看来,小时候的“聪明”是假聪明,小时候学会的辨别好坏人的标准应该与时俱进了。那么,我就困惑了,时代在进步,学生时代老师教导的助人为乐、公而忘私的人生观、价值观,该怎么与时俱进呢?迷茫!

面对纷纭复杂的现实,我也秉承着“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古训,因“事”分解,时时事事修正着老师指给我的既定方向。到现在为止,我的“社会学”功课仍然是低分,我只能认可了自己的愚钝。事实上,自己虽然尚不成熟,但在思想上已经掉队落伍了。临近退休才买一个两室的居所,还欠了十年的房贷。与自己的同龄、同事比较,我始终不得其中“要领”。但是,再想想自己童年时的窘境、青年时的寒酸、中年时的劳顿,却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7岁丧母,又是家中三兄弟中的长子哥,五条光棍(我有一个终身未婚的伯父)相依为命十五年。因为我在本乡读高中,在学校有一点小小名气,公社妇联主任知道我的家境,特批我提前一年结婚。那样的家境,什么样的女人敢嫁到我们家?我22岁那年深秋,经我们的舅舅撮合,她——我的夫人,勇敢地迈进了我的不能叫家的家门。

她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聪明人,是一个不信命不信邪的探险者,是一个传统贤惠的农家女,是一个农耕理家的主妇,更是一个相夫教子的高手,邻居婶子夸她是一个满脸“福相”的人。进门后,她节衣缩食,理家躬耕,供我读上了师范,转为公办教师。她的到来,我们相濡以沫,使这个本来不能叫家的家从此“旧貌换新颜”。我们自己动手盖了新土房,才有了新家。父母的榜样潜移默化地起了作用,两个孩子都为人正直,勤奋耕读,孝亲理家,都有了正当职业,能力不大却很正干,很正统,也都有了和睦温暖的家庭。我又因为工作关系,过了不惑之年调进了县城,在县城买了一个小面积的新楼,直到现在都芝麻开花节节高。

我的少年是不堪回首的。可以说,我吃尽了人间苦。少年丧母,十二岁时读三年级,“文化大革命”开始。我的曾在“土改”时打土豪分田地的父亲被“揪斗”,成了“历史反革命”。地富反坏右的“子子孙孙”是不让读书的,在学校也只会受到“另眼相看”,我这个“反革命子弟”辍学了。后来党中央发布了“给出路”政策后我又复读。辍学期间,我每日上山打柴砸疙瘩根,遭人欺负,看尽白眼,成了人民公社的“三等”社员,不是掏大粪就是干累活。这时候,我还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针线活,自己可以缝破连烂补袜子,直到娶了媳妇。磨难的少年,也给我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磨练,使我养成了没有吃不了的苦的坚强性格。我至今以为:那是一种历练,那是我的资本,它充实了我,坚强了我,磨砺了我,这是上苍赐给了我的炼狱机会,使我“生于忧患”。“霜后黄花分外香”,老来看看两鬓花白的老伴,几年不操心受累,劳伤逐步好转,身体硬朗起来了,悠然地散发着余辉,我更感激上苍对我的眷顾和恩赐!

说起劳顿,在我参加教育工作之前那是“常态化”,简直不堪回首。但是,从另外的角度说,这些都成了了我现在的资本与教科书。

当了教师,在本乡中学任教,家与学校之间隔了一道梁,绕平道要远一些,我就背着书包与我教的学生一起搭梁走。直到工作了八年之后,一个在社队企业当干部的中学时的同学主动借给我180元钱(正好是我半年工资),我才买上了一台“环球牌”自行车。和学生一起搭粱走时,我从家走的时候要比学生多带一根绳子和一把镰刀,到梁顶藏在一块大石板下,等晚上放学时学生回家了,我再割一大捆柴禾背回家。到了家,接替夫人抱孩子,夫人再做饭。那些年,为了不误学校工作,我家早晚两顿饭都不见太阳。我中午在学校吃,而夫人每天吃两餐也是常事。

我利用星期天推着单轮车卖过瓦盆;与夫人一起深夜做豆腐,白天我们分别卖豆腐;夫人养老母猪,我起早去邻村配猪,熟人逗我“校长掉价”,我不无揶揄地解嘲说:我这个校长不值一窝猪仔钱。

我夫人卖猪仔存下的钱,2005年,我“说情”借给了忙于启用的新建学校教学楼工程,就因为我时任中心校长。2006年撤并了原来的中心校,在我调进县城三年后退了“二线”,又在家赋闲了5年,那个学校才还了我垫支的钱。2014年新调校长刘金福很同情我,举债还了我八年前的垫支(这句话是2014年4月改稿时加注的)。有朋友帮我算了一笔账:2006年我调进县城时买楼是每平米1400元,2014年一般楼价都在5000元上下。就等于我借出一万,收回了三千。我私下里以为,这都是我当校长“赚的”。可惜“倒搭”的永远没人“记录”,因为这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常态化”。

我曾经买散芦苇打手工苇帘,卖给砖厂和建筑工地;我还曾背着手动老式120照相机跑村串户照相;我也曾自写自卖过春联。

 现在,我仍然感觉:我从来没有一天放松偷懒过,但仍然没有“致富”,那是因为底子薄,基础差,又没有掌握致富“要领”。这样顽强拼搏尚未完全脱贫也没有什么不光彩的,用一句时髦的话说是“虽穷犹荣”。“文革”时有的“贫下中农”又穷又横,因为那时“越穷越革命”,当时我曾想:穷,还有什么理吗?现在想想,得我应得,不富有也不丢人!闲暇时我爱散步遛弯,公园小路,昂首阔步,因为我觉得我不比有的“致富”们矮一分!

【原创】读社会 品人生 留师痕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不过,让我一直感觉内疚的是我最对不起我的夫人。早年,为了不误我的学校工作,她从来不让我插手家务。家中抚养孩子,伺候老人,十多亩责任田,里里外外全由夫人一人操劳,累了一身病,留下病根。我没能给她幸福,倒叫她为我操劳了大半生,枉费了她婚前对我那样的信任。

人生一世,平凡也好,辉煌也罢,在人情淡薄、金钱至上大环境下,要能够泰然处之。不浮躁,脚踏实地;不攀比,知足常乐;不眼馋,孤芳自赏;心眼好,问心无愧;心态好,心安理得。不求别人善言于己,但愿自己善行于人。

世事无常,师心恒常,我对我的学生从来都是尽心尽力,倾其所有,没有半点藏奸耍滑。一个教师在社交场合的温文尔雅,低调随和,日久养成了习惯,进而形成了性格。他们以身示范,严格要求,从生活点滴入手,为孩子长远发展奠基,积教师美德无需人人所见,尽育人天职自有生生尽知!挑灯夜读,多少个日日夜夜;秉烛演算,多少次失败成功。我与学生一起互助把“×”号学成“√”,考试时全力把一个个问号“扭”圆!现在来看,是我走完了与孩子们的一起成长的历程。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起了苏轼著名的诗句。

和子由渑池怀旧    苏轼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

泥上偶然留爪印,鸿毛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君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这是苏轼写给苏辙的一首和诗。苏辙,字子由,苏轼的弟弟。曾写《渑池怀旧》,所以苏轼和以《和子由渑池怀旧》。苏轼和苏辙兄弟俩,曾到过渑池,并曾在那儿的一所寺院里住宿过,寺院里的老和尚奉闲还殷勤地招待他们,他们也在寺内的壁上题过诗。当苏轼后来从苏辙的怀旧诗回忆起这些情景的时候,奉闲老和尚已经去世,题诗的墙壁也可能已经坏了,想想自己漂流不定的行踪,不由得感慨起来,便在和诗中对苏辙说:“人生在世,到这里、又到那里,偶然留下一些痕迹,你说像是什么?我看真像随处乱飞的鸿鹄,偶然在某处的雪地上落一落脚一样。它在这块雪地上留下一些爪印,正是偶然的事,因为鸿鹄的飞东飞西根本就没有一定。老和尚奉闲已经去世,他留下的只有一座藏骨灰的新塔,我们也没有机会再到那儿去看看当年题过字的破壁了。老和尚的骨灰塔和我们的题壁,是不是同飞鸿在雪地上偶然留下的爪印差不多呢!你还记得当时往渑池的崎岖旅程吗?——路又远,人又疲劳,驴子也累得直叫”。

【原创】读社会 品人生 留师痕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我在回望往日“崎岖”时,恰是“路长人困蹇驴嘶”,一点都不夸张。说优雅点:童年时的窘境、青年时的寒酸、中年时的劳顿;放猪卖仔、推车买盆、打帘磨豆、讲台教书,也“应似飞鸿踏雪泥”!说白了,就是留下些许生命的“爪印”。

记录人的生命旅程,有时需要寄实于虚,有时需要寄虚于实。看来,“自我安慰”也已经不仅仅专属于阿Q了吧?!我应该感谢阿Q先生,他的独特思维教我漠视了窘境,走过了艰难的起步历程。一路不懈奋斗、抗争,在育人的园地里从零做起,与学生共同成长,修身正己,承传师爱,修枝护干,育树成林。从“初春淡写草色浅”做起,终于迎来了“暮秋浓描果味深”的佳境,品味着学生们频传的佳音,聆听学生亲切的称谓,知足则足,此生何求?!

回首往事,思绪万千,于感慨万端之中,铺开网络素笺,轻敲慢击,堆砌了以上文字,把自己品读社会、探索人生、为师从教的成败曲折写成了些“爪印”一样的东西。那些魂牵梦绕的师情、师怀、师求、师悟,师品、师德、师乐、师苦,都成了我今天头脑中发黄的记忆,“应似飞鸿踏雪泥 ”,留下了一道道抹不去的师痕! 

                                                                                                                   2013.7.5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