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人生苦短,何必表演; 随心随缘,顺其自然!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的闲话  

2013-05-29 15:11:30|  分类: 人性断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的闲话

原创 木兰沙柳

 

         我的散文集终于在五月份面世了。

       一个学生为我策划了这本书,又是一个学生为我庆贺,着实让我高兴。做为一个老师,我已经享受了比“政府嘉奖”还崇高的待遇。从教近40年,任校长近20年,却没有因为“双优”晋升过一次工资,甚至因僧多粥少让出一次晋升职称的机会,到退休比同等条件的同事工资还低一档。但是,我骄傲!我得到了比金钱更珍贵的东西!

       书况简介

       这本散文集书名叫《沙柳摇风》,选择性收录了我2009年“二线”赋闲以来写的57篇散文,分为人生漫笔、一家之言、咬文嚼字、草根乱弹四辑,共224千字。我县著名作家、原文化局局长尹志杰先生为本书写了序,我早年的学生、高级政工师卢乔担任策划,著名散文作家窦海军担任责任编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沙柳摇风》“后记——我的写博路”里有详细介绍。这里不再赘述。

【原创】赠书留言(图)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这是我用我的手机在我的书桌上自拍的照片。力求多角度、全方位展示书的全貌。    

       读书现象观察

       我在第一时间以邮局邮递的方式寄给了我远在天津的恩师王玉明、陈大成二老,他们夫妇是我高中的老师。是我的这点文化“水儿”的源泉。我参加工作6年之后,也曾经上过师范,学过大专“汉语言文学”,那是试图改变“身份”,养家糊口。我一天也没忘使我长进的各位启蒙老师。每当有了点点成就,我就首先感恩他们。

       有不少博友闻讯发来信息祝贺我,鼓励我,使我十分感动。我真诚地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也有朋友索书,因为不在计划之列,只好告诉朋友:很抱歉!这里我要告诉大家,就连那次“出书新闻发布”宴席上,还有另一位老师(我原来的同事)也参加了,还有近二十名学生,我也没带一本书去。全桌传看了我已经签字给YGM的那本书,他们都抱怨很“失望”。我当时就想,如果谁真的需要,他(她)自然会向我索要的。你拿到那里去,他们碍于老师的面子,会一本不剩的分掉,至于是否真的需要就很难说了。

       我的想法是:在现在“一切向钱看”的世风下,几乎没有人会抽出“宝贵”时间,专心致志地读几本书,尤其是闲书。别看媒体宣传“中国人每人每年读4--5本书”云云,无非都是没有依据的估计。“中国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一年都不买一本书”才是真实情况,包括学生和退休老人在内,全国每天读书的没有打麻将的人多才是真实情况。当然,不读书不等于不学习,首先是获取信息的路子广了,看纸质书获取的信息量相对少一些,慢一些;其次,现在的人讲究实惠了,打麻将、斗地主可以废寝忘食,可以夜以继日;围观者可谓“水泄不通”,可谓“后继有人”,唯独没有看见谁还捧读一本书。也是,都什么时代啦!在有奶就是娘的背景下,读书显得不合时宜,读书显得无聊迂腐!这就是我对人们懒于读书现象的观察与思考,别信网上的瞎忽悠。

基于这样的看法和想法,考虑到销路问题,初次印刷我真的实行了“计划经济”,尽管可能因数量小而单本成本高,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这次我只能告诉朋友们:“多乎哉,不多也”!

书的担忧

该书付印前,就有博友听到消息,也有我主动告诉的老领导、老同学、老同事知道,计划内要赠与的人比较多,消息不胫而走。

我赠书的对象是:有文化的、有读书欲望且主动索书的亲朋要送;已答应的长辈、领导、知己、同学、部下要送;索书的朋友亲自索书两次的要送;虽然初次索书,但亲自来家取书的要送。亲属的平辈、晚辈必送。

我赠与的图书,都有我亲手题字。

       我赠书使用的名言有这样几条:

       业精于勤荒于嬉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发奋忘食,乐以忘优,不知老之将至。

常留余福还天地,广聚贤达课子孙。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

 

 因为赠书遭丢弃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名人赠书发生的笑话,早有所闻。

 孙犁的赠书被转送;贾平凹的赠书被卖地摊捡回题上“再赠”又赠给原来的人。于是我就忧心忡忡起来,在我赠书的同时,在博客上发表了《赠书忧》,现抄于此:

七 绝

赠  书  忧

木兰沙柳

新书出版,馈赠朋友,交流思想,沟通感情,未尝不是风雅之事。 签写了“指正”、“存正”“雅正”或“一哂”之后署名,信手一挥,慷慨赠与,至于那书下场如何,我的拙名随书何去何从?赠者也只好听凭运气了。晨读一篇小文,赠书进了地摊,弃为破烂儿,颇有感慨,遂成小诗:

 

        平凹“再赠”留笑柄,

     孙犁被送落虚名。

   文家自古多炫耀,

        谁知地摊弃“雅正”!

 

 到现在我还没发现垃圾堆里有我的《沙柳摇风》,亦或用来做手纸了?也未可知!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