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只向丑陋劈利剑,不为世俗唱赞歌!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看“野”戏  

2012-09-17 11:59:17|  分类: 沙柳摇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木兰沙柳

 

 

√亟待规范的“野”戏班 - 塞北愚叟 - 塞北愚叟的博客

 这几天,我们这个小县城里很热闹。因为毗邻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原因,赤峰市“×蕾评剧团”、赤峰市“×红评剧团”,昨天在这个小县城里相距二华里之隔同时演出。白天演评剧,倒也有些韵味。晚上演出的歌舞却给人添堵。

 老伴“好戏”,逢演必看。在农村时,隔梁迈寨也要去很远的邻村看夜戏。前天,在“×蕾”的歌舞晚会上我陪她看了一场,昨天,“×红”开台,晚上照例是歌舞,我又陪看。我们这里有一句俗话说“头台戏,末台影,谁不看谁冤种。”因为就在我家后面一块空地搭台,禁不住老伴的撺掇,又陪看演出歌舞晚会。巧合的是,两个剧团晚上歌舞晚会的剧目有重合的,咱就不提那些“脏乱差”的二人转了,我有幸看了第二遍小品《傻子上课》(以下简称《傻》)。这回,我实在憋不住要发表一点评论了。

第一,《傻》小品以个别代表普遍,通过极个别的个例,在特定的环境里,用特定的人物以偏概全,严重损害了教师、学生、课堂、学校的形象,教师已经没有尊严可谈了。

用以下几个剧情,丑化教师、学生和课堂。使本来很严肃的课堂丑态百出。

其一,老师出上联:“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要求学生对下联,一个学生站起来,不假思索地对出:“男学生女学生,男女学生生男女”。以“男女学生生男女”,的修辞形式,严重误导学生,损害学生和学校的育人形象。台下除了学生就是学生家长,他们在咧着大嘴笑过之后,难道他们就不想点什么?

其二,学生给老师起绰号,并在堂上直呼。老师拿了半瓶矿泉水满屋追打那个傻子学生,打在傻子头上噗噗响,其他学生哄堂大笑,课堂气氛很不严肃,给观众一个十分不雅观的课堂印象。严重损害了课堂、教师形象和尊严。

其三,教师让傻学生数手指,还要双手插进裤子里面数。傻学生数出11根,拿出来数就是10根,意在说傻学生把他那根“宝贝”也数成手指了。最后,傻学生要用剪刀绞掉那东西。噱头(引人发笑的话或举动)庸俗,不堪入目入耳。

小品应该反映现实生活,内容应该来源于生活,但是不能照搬生活,应该是生活的提炼和升华。但这个小品只是为了追求“笑”的效果而随意杜撰,把一个特定的场合人为地戏剧化,既有失教育体统,也违背生活真实,严重损害了学生、教师的人物形象。语言过于追求诙谐,缺乏小品应该具有的含蓄、儒雅。没有一点艺术含量。他们的走街串巷地演出,决定了他们的文化品位。他们错误地认为农村属于文化盲区,所以,为迎合极少数农村旧俗而追求低级趣味。有评论说他们给农民带来了农闲时的欢乐,剧场内,我分明看见了一张张苦笑的脸,一张张被嘲弄后不屑的脸。

第二,把庸俗当通俗,堆砌的噱头多为陈词滥调。

噱头一,老师教学生认“被”字,一连串的追问学生:“炕上有什么?”、“你妈身上是什么”?答曰:“是我爸爸”。不但庸俗,而且污染课堂,是垃圾。可是,这样庸俗的东西却被剧作者当成宝贝使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参加工作之初,就听说过这个专门侮辱老师、学生的所谓笑话。

噱头二,学生对对联,说“男女学生生男女”,“学生”怎么就能“生男育女”呢?不单侮辱学生人格,还很不文雅。这个噱头更为古老,是无聊文人利用汉语的特性编纂出来的所谓的对对联游戏。在中国古代就为高雅艺术所不齿。

其它噱头更不值一提。

第三,在残疾人、不谙世事的孩子身上找乐子,侮辱人格。

这两个剧团都来自于赤峰,赤峰原来隶属于辽宁(1969年赤峰县所在的昭乌达盟划归辽宁省,1979年又划归内蒙古自治区),是东北二人转流传的主要区域。说不定他们都师出于中国“取笑残疾人的鼻祖”找”什么山的门下呢!

残疾人和孩子也是人,他们是社会的弱势群体,理应受到全社会健全人的厚爱。

前些年就不一样了。舞台演出者学一个脑栓塞病人走路就能逗得数亿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是一种极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国外也有滑稽戏剧演员,不过他们的表演可以拿自己开玩笑,或者用事物产生笑料,其中皆不含人身侮辱与嘲笑意味,只是一种幽默谐趣,而且经常是充满智慧的幽默,令人回味,卓别林、憨豆先生等皆是如此。这两个剧团演出的几个东北二人转均以对方父母、老婆、孩子为浑骂的对象,实在没有人情味,没有文化素养,没有一丁点艺术含金量。

 文学艺术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只不过它源于生活,却要高于生活。艺术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们头脑中的反映。不知道这样的作品,以骂别人老婆、孩子为乐趣,怎么“积极地影响”并且“反作用于”观众的“实践活动”?

 海外的观众对ZBS的演出内容从不恭维。许多海外华人不愿意看那些拿残疾人、肥胖者和精神病患者找乐的段子。一个社会的强大、进步、文明并不是看这个社会对强者的态度,而要看社会对待弱者的态度,对强者献媚的社会是落后的社会,尊重弱者才是文明社会的象征。其实,歧视弱者现象已经毫无保留地折射出一个人、一个群体乃至一个族类灵魂的丑陋。

  确切地说,弱者是没有尊严可讲的。维持生命就不错了,跟谁去讲尊严?生命是必须维持的,自己要维持,强者也会帮你维持。不然,强者连耍戏、取笑、盘剥的对象都没有了。没有盘剥的对象,他们怎么称强?他们的大把钞票从何而来?尊严是强者的专利,自古如是。

 残疾人、教师、学生,和农民工一样,同属于弱者。歧视弱者说到底是一种动物性的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在“人”群中的演变,拿到戏台上去表演——模仿脑栓塞患者走路,取笑教师在课堂上讲课,借学生之口侮辱教师人格,只不过是以一种温和的形式表现的“弱肉强食”的实质罢了。

 提倡百花齐放不等于允许信口开河,取悦观众别拿弱势群体开涮!早该规范规范这些“打游击”的野戏班子了!谁来审查审查他们的随意性很强的演出剧目?谁来治理治理他们对社会人文环境的污染?他们走街串巷就可以逃避监督?既然是大张旗鼓的演出,是聚众式的舞台上的宣传,就不同于几个人围着火盆侃大山。别小看了农村,别忽视了农民,别低估了“走街串巷”的宣传作用。这片偏僻农村的文化娱乐领域大概是中国法治社会的真空吧,应该引起人们的深思了!

                                                                                                                                                   

                                                                              

√亟待规范的“野”戏班 - 塞北愚叟 - 塞北愚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