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兰沙柳的博客

只向丑陋劈利剑,不为世俗唱赞歌!

 
 
 

日志

 
 
关于我

一抹绿意千百年来守望荒漠,在大片干涸的沙丘中挣扎着,用淡淡的柳绿给荒漠带来罕见的飘逸,骨子依然透着忠贞与不屈,耐住寂寞的风寒,守候无人的荒漠,经受风沙的挑战,这就是我故乡的沙柳! qq:462815364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汉字应该“精兵简政”了  

2012-05-30 12:09:20|  分类: 杂文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应该“精兵简政”了

——我的汉字改革梦

                                                                                                            原创 木兰沙柳

 

       题记:人类的每一次重大进步都是从异想天开起步的。在这个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时代,但愿我的汉字改革的梦,不是黄粱美梦,她一定能够汇入民族崛起的中国梦!

 

【原创】汉字应该“精兵简政”了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看了教育部的一则消息《教材用字太多将减少》(附后)引起了我对汉字现状的胡思乱想。多年以来,我对汉字的“三难”问题已经颇有微词,小草根也曾为此动过脑筋。我感觉现在好像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原因其实很简单,其一,这是一个重效率的时代,别人快马加鞭,我们尚在骑驴,在掌握本民族语言文字上踟蹰不前,就难免被淘汰;其二,中、高考都在尝试改革,且在最近几年已有了较大改革动作,做为交流、思考工具的语言文字,改革应当首当其冲。

 世人有目共睹,大凡知名的文明古国,都有自己的十分成熟的民族语言和文字,且都创造了值得骄傲的民族文化,它们都对世界文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汉字,确实是这个世界上人类的一绝。让人不得不佩服中华民族的祖先超人的智慧,丰富的想象和独树一帜的创造。一个方块字,其形声义俱全,信息量远远大于拼音文字。一行汉字又整齐又灵动,特别适宜于表达一种微妙的、诗意的情感,适合于龙飞凤舞的软笔书写。汉字,读起来一字四声,抑扬顿挫,如吟如歌,古人把读书美言为吟诵,是不无道理的;汉字,写起来横竖撇捺,方方正正,龙飞凤舞,飘逸潇洒,催生了千姿百态的软笔书法和灿若星云的书法大家。汉字,读、写都给人以美的享受。

 毫不谦虚地说,我曾被同学们认可识字量较多。念高中时,同学们遇到生僻字都爱问问我。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越来越感觉到学汉字其实很不容易。不论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老学究,还是思维敏捷学识渊博的大学生,很深奥的科学道理讲得滔滔不绝,却常常被一个生僻字“卡壳”。

 木兰沙柳在这里议论文字,自知不自量力,肯定会引起文字大家的窃笑。因为不满于汉字现状的妄想由来已久,今天抛出一块砖,企图启发、煽动有同感的朋友。凡事出头的椽子先烂,自认为要议文字改革,就必须敢于挑战传统意识,有点儿“舍得一身剐”的自我牺牲精神——献丑也是一种牺牲,我不牺牲谁牺牲?!

  回首文字改革,我国建国之前可能处于一种自由发展状态。文字历来属于一种上层文人骚客使用的东西,在“只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时代,老百姓识多少汉字是无所谓的事。那时诵书吟诗乃是风雅之事,只有文人雅士,才有资格吟诗做对,推敲琢磨。解放后,党中央十分重视文字改革工作,中共中央于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发布了《关于文字改革工作问题的指示》,其中强调“大力推广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是加强我国在政治、经济、国防、文化各方面的统一和发展的重要措施,是一个迫切的政治任务。教育部决定自1956年秋季起在全国中小学和师范学校开始教学普通话。军委总政治部亦已指示全军推广普通话。并决定:“为了在党内党外引起对文字改革应有的重视,为了加强和改进关于文字改革的宣传工作,并消除一部分人的怀疑和顾虑,中央决定在最近期间发布一个文字改革宣传提纲。”周恩来总理一九五八年一月十日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上强调:当前文字改革的任务是“简化汉字,推广普通话,.....”。《汉字简化方案》于一九五六年一月由国务院公布,“汉字简化表一表”简化了230个汉字,“汉字简化表二表”简化了285个汉字,还有汉字偏旁简化表等。之后,因为遇到传统势力的阻挠,仍然存在“一部分人的怀疑和顾虑”,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公布的《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被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国务院追文废止。汉字改革中断至今。

  必须承认,汉字的难学、难写、难记问题曾经和正在严重制约着汉字的学习速度和普及进度,严重制约了中华民族对交际工具的掌握,甚至让我们的先人发出了“活到老学到老”的慨叹。中华民族从结绳记事,到刻于甲骨,创造了璀璨的古代文化,同时,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受当时条件的限制,汉字存在的“三难”问题,已经制约了中华民族攀登科学高峰的前进步伐,应该与时俱进了。

 归纳起来,主要制约因素如下:

 1、多数汉字,特别是独体字,本身没有语音提示功能,往往是临摹人与物的形态而成,发音与字形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象外语那样自带拼读功能。比如“人”只表意,象一个大步前进的人型,但不表音。“人”与“rén”的结合几乎是一种偶然。如果当时把“能直立行走、能制造工具的、有语言功能”的这种动物发音叫gǒu,那么,那gǒu也可能写作“人”形,或者说把“人”读作gǒu 。并且,用“人”这个部件构成的字一般不发人和人相近的音,一般只表意。不能汉字到哪里,汉语就到哪里,形、音、意毫无关联。

   2、不能让机器用笔画元件随意构建任何汉字,电脑输入相对要慢。这是祖先造字受当时条件的制约。

   3、 字数繁多,笔画繁杂。一部《康熙字典》是张玉书、陈廷敬等三十多位著名学者奉康熙皇帝圣旨编撰的一部具有深远影响的汉字辞书。编撰工作历时六年。字典全书分为十二集,共收录汉字47,035个。汉字家族庞大,浩如烟海。要不,它的释义的工具书怎么叫《辞海》呢!不管多大年龄,无论多高学历,都有不认识的汉字,学汉字成了汉民族终身的任务,延误了对自然科学的探讨。

 汉字的缺陷导致了如下问题:

 1、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进行语言、文字教育,却永远不能彻底消除汉字文盲,或者读多年的书仍然有不认识的字;大力推广普通话,却基本不能在中国统一语言,推广普通话几十年了,中国人仍然南腔北调,本国人听不懂本国人语言。

  2、电脑在处理汉字时,不能像处理英文那样不需要字库,只用很少的组字“元件”,就可以自由简便地组建出任何的汉字来。

  3、汉字的难学,严重地阻碍了汉语的对外传播和中外语言交流。

  4、难学的汉字和英语,成了压在学生头上的两座大山,浪费了孩子大好的青春时光,严重增加了中国学生的课业负担。

 教育部文字改革委表示:有研究表明:“掌握千余汉字即可读书看报并进行正常人际交流”,“中学阶段一般需掌握3500字,初中需掌握2500常用字即可”。这样看来,有90%以上的汉字被遗忘在“冷库”里得不到大众利用,极大地浪费了汉字资源。

 另外,人们的记忆力是有限的,既然有限,就没有必要花很大精力去记忆多少年甚至终生都用不到的冷僻字。那么,让那些在很多场合都不露面的冷僻字就不要露面了,做为文字学家、书法家的“收藏”,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把生僻字打入“冷库”,解放一下人们的大脑,解救一下孩子,是当今时代功德无量的好事!

 在教学实践中,我曾经对学生讲:让错别字象过街老鼠,见了就打。现在想想:既然是过街老鼠,除了人人喊打之外,也难免引人深思:如果那老鼠“遍地都是”,像猫狗一样,人们岂不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我多次发现,在很严肃、很正规的文件里都有同音字如“已”和“以”混用的现象。晚上看新闻联播,也发现播音员犯了我白天纠正的学生的读音错误。一个“呆板”,原来是老师纠正我的读音,后来学生又纠正了我改过来的读音,曾让我满脸尴尬,左右为难。现在,学生上了六年学,读了六年书,连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关都过不了,还是个半文盲。社会上、领导讲话中,白字先生比比皆是,层出不穷。岂不让人望“字”生畏!所以汉字的“三难”问题已经不适应社会交际、科技高速发展的需要,已经成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因素,很有必要“精兵简政”!

 汉民族的语言文字太繁杂了,难学、难写、难记,同一个读音的汉字太多,同一个汉字读音又太多,在学习使用阅读、交流工具上花费了大好青春时光,以至于延误了孩子对自然科学的研读,进而延缓了中国科学技术的进程。但是,我并不赞成废除汉字,以拼音文字取而代之。只是以为,汉字完全应该与时俱进,完全可以“精兵简政”!

 当然,精简汉字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不能一蹴而就,需要象建国之初简化汉字那样,组织有关专家进行攻关。工程再大,毕竟也是少数人而为之,也比“扫盲”节省人力、物力、财力。字改,与中国扫除上亿的文盲比较,工作量实在是太轻了,和全民费力学汉字比较,简直太划算了。

  精简不能急于求成,需要一个过程。木兰沙柳以为,应该从学校做起,从某一届小学一年级开始,以新“顶”旧,逐步把应该“退休”的汉字“顶”进博物馆,新文化人慢慢“顶”走老文化人。这里有一个衔接的问题,社会上要区别对待,不要忙于一刀切,给高年级学生和成年人一个逐步适应、接受、转变的过程。

 木兰沙柳对精简汉字还构想了二十四字原则:即同音合并,意近字同;冷字封存,精简字形;分类制典,分类使用。

 关于给汉字分类,不妨在这里赘言几句。“字改”之后的字词典应分开编写:如:学生字词典、专业字词典、高级字词典、欣赏字词典。在“学生字词典”里给保留的字词分三类;规定使用时因对象而异。报纸及大众科普类书籍最难使用到初级、中级,专业书籍才可以使用到高级。“欣赏字词典”按真、草、隶、篆字形编写,记载、纪念汉字的创造、发展、使用的历史,让后人欣赏,研究书法和继承发掘使用。就像现在没有必要让所有的人都认识甲骨文一样。

 不要怕个别人“怀疑和顾虑”,或者说三道四,新事物取代旧事物必然要有“阵痛”,这不足为奇。阵痛后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什么事情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古人说“两弊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我在上文算了人力账、物力账,其实还有不可量化计算的政治账、全局账。像现在这样文字繁杂,再加上文山会海,人们几乎生活在“文海”里,再遇上繁文缛节的形式,人们几乎迈不开前进的步伐。在中国,大小是个领导,发言稿、报告稿都是由秘书撰写的,在学文件、读报告之前都要先把文件通览一遍,就是怕遇到突然情况卡壳,“挂”到台上。领导在作报告读错字时同样也是抱怨、骂娘老人对简化字可能不太适应或者“一部分人的怀疑和顾虑”只是暂时的,解放“裹脚”的时候,也有人不习惯。结果舒服了就习惯了。汉字改革,一方面需要一个过程,一个逐渐学习,逐渐适应,逐渐习惯的过程;另一方面,不习惯的人也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退休了,他们就不那么关注了。浪费孩子的宝贵时光学汉字,与老年人对简化字不太适应相比,与“一部分人的怀疑和顾虑”相比,孰重孰轻,不言自明。

另外,孩子学会一个生僻字的音、形、意很难,成人、老人记忆一个简化字则很容易。中国自古就有“秀才读字读半边”的说法,简化汉字,都会尽量避免新造许多生僻字,就像“犠”字简化为“牺”,简略了表声的部分;“髪”简化为“发”,简略了表形的部分;“術”简化为“术”,脱掉了“马甲”。同理,简化字尽可能要保留它母体的一部分(如:声→聲,尸→屍,雾→霧,飞→飛),不可能再造一个很离谱的生僻字。有一定识字基础的成人认识简化字,几乎不用特意记。这样的简化,给人的感觉就像刚出狱的人剃了头,就像挑夫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也像得了伤寒病的人终于出了汗,更像给草原上的骏马打开了羁绊。

汉字经过这样的锤炼、涅槃和更生,将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界文化之林,这将是中国文字史上一次划时代的革命,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必将给这个世界又做出一次伟大贡献。

这就是我的梦想,是我参加教育工作以来多少年的夙愿。今天我把它公诸于众,但愿它不是幻想,不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一旦与有识之士形成共识,我期待,它就是汇入民族崛起大潮美梦的涓涓细流,千千万万条小溪涌动汇合,必然汇聚成浩浩汤汤的中国梦!

                                                                                                                         

                                                                                                        2012.5.30

【原创】汉字应该“精兵简政”了 - 木兰沙柳 - 木兰沙柳的博客

   

                                                                                                     

附:北京日报文章 作者:何丰伦

教育部:教材用字太多将减少

研究显示,我国基础教育语文和数学、物理、化学教材总用字多达5100字。其中,语文教材用字多达5070个。有专家表示,我国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与教材用字较多有一定关系。此前有研究称,掌握千余汉字即可读书看报并进行正常人际交流。

调查显示,我国数学教材用字2391个,物理教材用字2425个,化学教材用字2053个,三科总用字3014个,其中共用字1610个。据介绍,数理化三科独用的86个字中,氯、钾、镁、氖等多数是化学元素或化合物的汉字。

基础教育语文教材一共用词50670个,数理化三科共有的17537个词中,与语文教材共用的有10413个,占其总数的59.38%;独用词有7124个,占40.62%,其中绝大部分是学科词语,3269个词只出现一次,表明学科用词数量多,复现率低。

侯敏认为,数学、物理、化学三科教材所使用的字词与语文课形成互补。这些课程不仅传授自然科学知识,还和语文课一起承担着培养学生语言能力的任务。

对教材用字过多加重学生负担问题,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教材对5000多字的掌握要求不同,不要求所有的字都要会写。中学阶段一般需掌握3500字,初中需掌握2500常用字即可。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副司长田立新表示,今后会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调整基础教育阶段用字、用词数量,但只会减少不会增加,以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商务印书馆有关专家表示,现在国际上编写教材提倡使用“源语言”,即基本用字用词,以前我国在教材编写方面没有很好控制,今后语文等学科教材用字会逐步减少。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何丰伦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